Cyan

这里花卷~

文/ @菌梦
诸葛亮走进教室的时候,张良正在黑板上写下《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的标题。

“今天讲这个?”

诸葛亮扫视了一圈,确定教室空无一人后悠然踏上讲台,站在张良身后。

他的视线在窗台上刚浇过而叶片遗留的水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细小绿植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后跟着张良握粉笔的手而移动。看着端秀严整的白色字迹渐渐书写出“力微任重久神疲,再竭衰庸定不知”,他开口夸赞的却并不是字体,而是衬衫。

“你穿简直完美。”这是诸葛亮给出的评价。

张良花了一秒钟时间判定这句话有其他含义。因为今天回温的缘故,他把外套脱掉挂在了办公室的椅背上,现在仅着一件衬衫。如果细看,就会发现这件白衬衫和诸葛亮身上那件款式一模一样,因为它本来就属于诸葛亮。

前些日子,某夜下雨降温,张良拎着未晾干的衬衫紧张地看了眼挂钟,拼命试图用吹风机把它吹干。在他感到必须在穿潮衬衫和上班迟到间做出艰难的二择一之时,室友诸葛亮带着宛如救世主般的微笑把一件衬衫放在他面前,并表示自己同款有两件,让他先穿着不用还了。

可现在诸葛亮做的事却让张良意识到,那个笑容或许其实非常危险。

书写中的右手被抓住,正在写的“以”字一抖之下拖出条长长的尾巴,但在张良责备诸葛亮捣乱之前,一只微凉的手撩起他的衬衫下摆,用指尖在他的小腹上画圈,甚至还有往其他地方乱摸的趋势。

张良努力维持着声音的平稳:“你把我刚写的弄花了。”

“没关系,我帮你写。”诸葛亮接过粉笔把它放回黑板下的凹槽里。“或者,通知你的学生说下一节上体育课?”

——☆——

然后两位人民教师就在公堂之上背诵林则徐的语录:
书山有路苟为径♂
学海无涯续作舟♂

评论(65)

热度(103)

  1. 潘葡萄Cyan 转载了此图片
    雾草我吃还不行吗!!!!!吃!!!!!!